图书首页 | 专题 | 连载 | 新闻 | 书评书摘 | 访谈 | E-book | 书城 | 组合查询
热点推荐

米兰·昆德拉 余秋雨 丹·布朗 郭敬明 村上春树 奥尔罕·帕慕克 多丽丝·莱辛 钱文忠 黎东方

您的位置:易文首页>>图书频道>>评介

“关东煮”浸泡着的“麻辣烫”

2017-4-13 9:51:47 来源:中华读书报 作者:陈增爵

    《东北游记》展现的,是美国人迈克尔·麦尔感受的中国东北。作者的文字穿越在历史与现实之间。他点击历史,抚摸现实,将东北黑土地满天繁星的夜空、白雪覆盖的田野、炕头焚烧秸秆的烟雾,还有列车时刻表、地图、史料串联起来,犹如在“关东煮”里浸泡着的一串“麻辣烫”。

  这串“麻辣烫”必然有滋有味——那滋味首先是松花江畔,当年满山遍野大豆高粱的广袤黑土地,浸透着中华民族汗水、血泪的深沉苦难。蠢蠢欲动在黑土地上的沙俄、日本、苏联之政治图谋,“柳条边”、“九一八”、满洲国、中东铁路等历史事件,迈克尔·麦尔笔下均有涉及。

  作者不仅仅从政治、历史和地理的坐标,读解东北黑土地的陈年往事,还注重发现西方人讲述东北时玩的“猫腻”。可以说他在挑剔地扫瞄,不时寻找着某位可以与自己PK一番的对手。察觉对手文字的破绽,他毫不留情,一一披露,指出其谬误。例如一对美国父子——亨利·凯尼和查尔斯·毕夏普·凯尼,就是如此。日军制造“九一八”事件后的次年,1932年,国际联盟代表团进入被日本侵占的东北,应邀对中国国民政府进行外交援助时,亨利·凯尼撰写了一份发给西方报刊的新闻通发稿,就颠倒黑白地赞颂“日本将西方文明带来了满洲”。他隐瞒了占领日军对东北的压迫和搜括:250万中国民众被强制劳动,被禁止拥有土地,被禁止吃当地生产的优质大米,每年却有600万吨东北生长的谷物被掠夺到日本。从1932年起的十二年中,日本夺走了东北600万吨钢材和2.23亿吨煤炭。在查尔斯·毕夏普·凯尼笔下,东北民众对入侵日军的奋起抵抗,只是“强盗土匪作乱”;他赞扬日本的入侵东北,“并非征服,而是发展”。

  关于侵华战争造就日本民众的苦难,《东北游记》同样真实叙述。作者走访了松花江中的一个码头。当年,在“开拓满洲”之名诱惑下进入中国的日本垦殖者,在战败后被日军抛弃,有数百名日本妇女在这个码头上放下孩子,自己踏入滔滔江水自尽。“对于那些移民村庄的女人、小孩和老人来说,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自裁。”这是当年一位日本将军对此的直白表述。

  关于东北往事,《东北游记》所描绘的有些并不广为人知。比如关于有“中国考古学之父”之誉的梁思永的故事,比如关于美国战略情报局策划的“红雀行动”,都很值得今天的我们了解。

  《东北游记》书写东北,不仅一探中国的过去,还着意展望这个国家的未来。书中有关土地的话题,从互助组、合作社、人民公社,延伸到凤阳小岗村,以及取消农业税……他思考历史,同时触摸着黑土地在新时代的脉动。

  迈克尔·麦尔是个娶中国东北姑娘为妻的洋女婿。他对妻子家乡的记录,必然面临当今中国社会生活的“贴身紧逼”。了不起的地方在于,他特别善于融入当地的环境中。正像译者在译后记中写道:“北京的大街小巷里,他就是住在大杂院的‘胡同串子’(迈克尔·麦尔著有《再会,老北京:一座转型的城,一段正在消逝的老街生活》,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出版——引者注);到了东北农村,他又成了下农田睡火炕的边关大汉。”书中有形形色色的东北人,迈克尔·麦尔生动地描摹出了他们的言谈举止,“有点像文字版《乡村爱情》,读来总让人有种他们就在你身边,扯着大嗓门,说着东北话的感觉”。

http://www.ewen.co

    



|公司简介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
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沪)字001号

沪ICP证020698

版权所有: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  
2001--2008  ver 3.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