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首页 | 专题 | 连载 | 新闻 | 书评书摘 | 访谈 | E-book | 书城 | 组合查询
热点推荐

村上春树 钱文忠 丹·布朗 郭敬明 黎东方 米兰·昆德拉 奥尔罕·帕慕克 多丽丝·莱辛 余秋雨

您的位置:易文首页>>图书频道>>世纪在线

百岁许渊冲:择一事,终一生!

2021-6-18 11:43:54 来源:易文网

  以下文章来源于CHN双语文化艺术节,作者希望中国

  据央视新闻消息,2021年6月17日上午,翻译界家、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许渊冲先生在北京逝世。

  “一生使中国的美,变为世界的美。使西方的美,变成中国的美,而这样使人类思想文化前进,这就是我所做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许渊冲


  许渊冲,是北京大学教授、著名翻译家,他毕生致力于中西文化互译工作。

  当今世界,能游刃有余地进行汉语、英语、法语互译的翻译家,许渊冲乃第一人。

  他的中译英作品《楚辞》,被美国学者誉为“英美文学领域的一座高峰”。《西厢记》被英国智慧女神出版社评价为“可以和莎士比亚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媲美”,在期颐之年更是出版了《许渊冲最新译作——王尔德戏剧精选集》

从学英文“问题生”变成了尖子生
  从17岁到100岁,这种对美的执着追求贯穿着许渊冲的翻译道路,而这最初来自于家庭对他的影响。

  1921年,许渊冲出生于江西南昌,他的表叔熊式一是享誉世界的戏剧翻译家。

  从小时候起,许渊冲的父亲就鼓励他要学熊式一,熊式一不仅出名比杨振宁早,还得到了萧伯纳的赞美,是一位在当时不得了的人物。

  然而,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学习英文的许渊冲,学习过程却并不顺利。直到高二,随着对英文兴趣的增加,他才从“问题生”变成了尖子生。

  ◆ 小学

  1929年春,我升入四年级。这一年最重要的事,是我们开始学英文了。教英文的是涂宜钧老师,他年轻漂亮,头发梳成西式,戴一副玳瑁眼镜,穿一身紫红色的西装。他教我们二十六个英文字母,说“a”看起来像个牛头,这很容易记住。但讲到“wxyz”时没有相当的中文字,我就觉得难记了。幸亏二堂兄把这四个字母编成口诀:“打泼了油,吓得要死,歪嘴!”这才勉强记住。字母每学时教五个,学完后教拼音。那时还不会国际音标,涂老师告诉我们母音可读长音或短音,并带我们念ba be bi bo bu by,既好听,又好记。但是a和e的短音却很难分,我就有畏难情绪了。尤其是学词汇时,读到boy(男孩),girl(女孩),pupil(小学生),觉得读音规则根本应用不上,于是认为英文没有道理,就对学习失去兴趣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许渊冲西南联大日记》


  背三十篇文章,别人都背不来,许渊冲轻而易举背下来了,不但背下来还能用。

  ◆ 中学

  高二分文理组,我的理科成绩不好,分在文组。国文还是汪老师教,高一时他还教我们文字学,高二却开始教文学史,讲义是他自己编的,内容非常丰富。大约我的记忆力好,小考交了头卷,成绩也是最高。学年总分全组第一,得了88分。不过这并不算奇怪,因为五年来我的国文成绩一直不错,进步最大的是英文,这年余老师用苏州中学编选的《英文短篇背诵选》做教材,其中有英国莎士比亚《恺撒大帝》中的演说词,美国欧文《见闻录》中的游记,考试时要求大家默写,还要模仿课文写篇作文。同学们都说太难,我却轻而易举就背下了三十篇短文,考试时还当堂写了一封英文短信,结果成绩跃居全组第二,虽然只得79分,但却开始引起了我对英文的兴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许渊冲西南联大日记》


  1938年,许渊冲进入西南联大外文系学习。这所极富传奇性的大学不仅为他夯实了中西文化基础,更使他大开眼界,广结挚友。

  翻开影集,许渊冲介绍起当年在西南联大的照片,有西南联大当时的文学院院长胡适之,还有杨振宁。

  《光明日报》的一篇文章讲到许先生求学时的轶事,那时他风华正茂,初显才情。

  1941年末,陈纳德上校率美国志愿空军来华支援。由于缺乏翻译,西南联大外文系的所有男生被集体征调到了“飞虎队”。

  在欢迎会上,“三民主义”让语言不通的宾主双方冷了场。就在这时,年轻的许渊冲站起来,大声引用林肯的话来解释孙中山的“三民主义”(民族,民权,民生):“of the people, by the people, for the people”(民有,民治,民享),机智地化解了尴尬。

  毕业时,许渊冲完成第一部英文译著《一切为了爱情》。1948年,他赴巴黎留学,得以精通法语。归国后,他一直在翻译道路上孜孜以求。

  20世纪80年代开始,许渊冲陆续把《诗经》《唐诗》《古诗六百首》《宋词》《西厢记》译成格律体的英诗,又分别把《唐诗》和《宋词》中的一百首诗词,译成押韵的法文。

  “我是1948年到法国,1958年出了四本书,是全世界唯一的,直到目前还没有人打破纪录。一本中译英,一本中译法,一本法译中,一本英译中,这是1958年的事,1958年杨振宁拿诺贝尔,我出四本书。”许渊冲骄傲地回忆起年轻时的辉煌。

许渊冲的翻译之道
  学翻译的人都知道,翻译是个难两全的活儿,译者必须同时服务于两个“主人”:原作者和译文读者。

  翻译中国古诗词就更让人“望而生畏”。

下一页

http://www.ewen.co

    



|公司简介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
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沪)字001号

沪ICP证020698

版权所有: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  
2001--2008  ver 3.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