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首页 | 专题 | 连载 | 新闻 | 书评书摘 | 访谈 | E-book | 书城 | 论坛 | 组合查询
热点推荐

米兰·昆德拉 钱文忠 奥尔罕·帕慕克 多丽丝·莱辛 黎东方 村上春树 余秋雨 丹·布朗 郭敬明

近年季羡林走俏

2007-3-7 14:18:11 来源:解放日报 作者:曹静 钱文忠

  近来有一股“季羡林热”。这股“热”,“热”到季老本人也常用戏谑的口吻说“近年季羡林走俏”,“热”到季羡林的关门弟子、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也有些“看不懂”。

  钱文忠教授为此感慨道:“现在季老身上寄托了人们太多的精神梦想,对季老这种异乎寻常的珍惜和尊崇,让我感到快乐也感到迷茫。”

  解放周末:季羡林“热”的温度颇高。前几天,季老又被评为“感动中国”年度人物。我也到书店看过,《留德十年》、《季羡林谈人生》、《季羡林谈读书治学》……各种传记、选本林林总总。有人统计过,市面上的季羡林书大约有20种。

  钱文忠(以下简称钱):不止20种,我家里和季老有关的书占了半个书架,大多是近来出版的。

  解放周末:这股“季羡林热”好像有些突然,甚至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热起来的。

  钱:说实话,我也不敢说看得懂,也不明白老先生怎么就突然“火”了。有人尊崇他是“国学大师”,其实他所研究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学。他不从朝代史、制度史的角度研究历史,不关注一般意义上的经学,也不按照通行的“学术规范”来研究古代文学。通常我们说的“文史哲”只是他的副业。而他的“看家本事”,是以历史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的方法研究梵文、巴利文、俗语、吐火罗文,并由此解决佛教史上的重大问题。总之,冷僻极了,很少有人了解。可是,这位毕生从事冷门研究的老先生现在就是很“热”。

  解放周末:大家对他的学术知道不多,接触的都是他的忆人述往、人生感悟的文章。

  钱:有感于此,我写了一本小书《季门立雪》,尝试对季老的学术研究作分析和阐述。季老无疑是一个历史人物,自有其历史地位。但这个地位得以确立的依据,应该首先看他在学术史、精神史上的创获和贡献。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了解他在本行学术方面作出的贡献。毕竟,季老和我们身边、社区里的某一位慈祥、正直的老人还是有不同的。现在很多传记虽然各有精彩,但对他的学术贡献讲得不多。

  解放周末:这些传记的重点是季羡林先生曲折坎坷的人生经历,他的高尚品德和人格魅力。不能否认,是季老的人格魅力赢得了人们的普遍尊崇。

  钱:有两件小事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,很让人感动。一件是,你知道北大学生总是自信满满,走在校园里旁若无人。但一看到季老在前面走,这些孩子往往自动放慢了脚步,压低了声音。季先生不知道,拄着拐杖在前面慢慢走,一大群学生们跟在他后面,没有一个人超到他前面去。还有,好几年的大年初一一早,季老打开家门,看到门前的雪地上有一行行字。是一些学生来到季先生家门口,在雪地里写下对季老的祝福,没有留下名字。这两则小故事,就很能看出季老在北大、在人们心目中的独特地位。

  解放周末:一个朴素、没有任何架子的老人,却获得了众人的景仰。你是跟随季老多年的弟子,自己也曾说“恩师和我有一份浓郁的祖孙情”。对季老的人格魅力,你应该有深切的感受。

  钱:季老最大的魅力,就是你仿佛不能用堂皇的语言来说出他的魅力。我这么说,可能会让很多人失望。但用在季老身上的形容词,最合适的大概就是纯粹、平凡。这种纯粹、平凡,并不容易做到。事实上,我从来没有写过赞颂季老道德、品格这方面的文章,因为我觉得我写不出来、写不好。当然我有很多能反映恩师风骨的记忆,但还没有形诸文字,也不能形诸文字。

  解放周末:就像一句话说的,伟大来自于平凡。

  钱:季老当然不是圣人。作为一个从各种“运动”中走出来的知识分子,他的脚步不可能是笔直的。他也有过若干的徘徊。但是,他最难能可贵的是,他的近百年的人生,是清白坦荡的,别人无法对这一点有任何争论、指摘。该守望、坚持的东西,他一样也没有丢掉。

  解放周末:在当下这个时代中,这是一种多么可贵的品格。

  钱:在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中,季先生这类人原本可说是一个群体现象。而到了现在,季先生和像他那样的人成了孤零零的个体现象了。一个对他人、对社会有着极高责任感的老人,在一个普遍以自我为中心的年代中“走俏”了。一个朴素、真诚,从来不追名逐利的老人,在一个讲究包装、炒作、媚俗的年代中”走俏“了。这就是我说自己“看不懂”的原因。

  解放周末:是不是从一种“热”中,看到了更多的“冷”?

  钱:我们的时代需要这样的世纪老人。然而,内涵的东西和呈现于外在的东西应该是有关联的。我感觉到,现在季老身上寄托了人们太多的精神梦想,对季老这种异乎寻常的珍惜和尊崇,当然让我感到快乐,但同时也让我感到一丝迷茫甚至悲哀:难道我们不应看到这股”热“的背后隐藏着的在精神、道德、人文情怀方面的贫乏和苍白么?

  解放周末:季老对自己的“走俏”是什么态度?

  钱:老先生已经到了天高云淡的境界。有一句话我没有向他求证过,但我确信他一定会有共鸣,一定“心有戚戚”。那是巴金老人说过的:“从现在起,我是为你们而活。”

http://www.ewen.cc

     我要发言   



|公司简介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
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沪)字001号

沪ICP证020698

版权所有: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  
2001--2008  ver 3.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