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首页 | 专题 | 连载 | 新闻 | 书评书摘 | 访谈 | E-book | 书城 | 论坛 | 组合查询
热点推荐

多丽丝·莱辛 钱文忠 奥尔罕·帕慕克 郭敬明 黎东方 丹·布朗 村上春树 余秋雨 米兰·昆德拉

钱文忠:为全国人民讲唐僧

2007-4-14 10:23:26 来源:东方早报 作者:石剑峰

  和于丹、易中天的大红大紫相比,目前正在“百家讲坛”主讲《玄奘西游记》的钱文忠教授则显得有些不温不火。但和前二者相比,这位出生名门、师从国学大师季羡林的学者,绝对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位。作为唯一主讲“百家讲坛”的上海学者,也让他在本地获得更多关注。

    学校教授:课堂人满为患

    作为国内少数几位专研梵文巴利文的知名学者之一,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通过媒体留给外界的印象却是一位“玩物不丧志”的另类学人。钱文忠不会终年为职称、研究经费和生计忙碌奔波,他做学问基本上就是出于兴趣爱好,出于对梵文巴利文的热爱。

    在复旦的课堂上,虽然讲授着冷门至极的课程,他的课却常常人满为患。在钱文忠看来,历史学就像是一个历经沧桑、有一肚子故事的老人,它本来可以很有趣,问题是“研究者和讲授者是否能够用心把它们发掘并且传达出来,把书读活而不是弄得更死,然后用合适的方式在课堂上讲授出来。”

    讲坛讲师:处理好专业和普及传播的关系

    论年纪,钱文忠在“百家讲坛”这个“坛子”里只是个后生,但比起易中天、纪连海、阎崇年、王立群等教授学者来,优势显而易见———年轻、英俊,能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。

    最终加入“百家讲坛”这个令许多学者羡慕的团队,是偶然也是必然。“一天我接到百家讲坛打来的电话,希望我能够去讲。我就利用一次到北京的机会去了。”而在此之前,很少看电视的钱文忠和“百家讲坛”于公于私都没有任何联系,“我对百家讲坛的了解,恐怕还主要是从报纸等媒体上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要讲授《玄奘西游记》,也许只有专研梵学、佛学,受学生喜爱的钱文忠能够胜任。但钱文忠表示,在“百家讲坛”开讲和平时给学生授课还是“差别巨大”。“百家讲坛的观众数以百万、千万计,各种年龄、各种职业、各种兴趣、各种地域的都有。我面临的最大难题是众口难调,怎么处理好专业学术和普及传播的关系,很费思量。”并且按照节目主创成员要求,还要做到跌宕起伏、留有悬念、详简妥当,“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。”虽然上了百家讲坛后,全国几百万观众记住了这个学识渊博的上海学者,也让他成为复旦名副其实的“明星教授”。但在钱文忠看来,进了坛子之后对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周围的同事和学生也很少在他面前提起这个问题。“不过,确实有不少失去联系多年的同学、朋友,因为百家讲坛的缘故,恢复了联系。这实在让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目前已在“百家讲坛”渐入佳境的钱文忠告诉记者,在录制节目之前其实并没有看过“百家讲坛”最受欢迎的易中天、于丹二人的节目,所以也就没有受到他们的巨大成功带来的压力。“最近有机会看过易中天、王立群、阎崇年的讲演,非常佩服。不过,我并不认为,易先生是在‘表演’;我认为,他还是在‘讲演’。”钱文忠说道。

   为全国人民讲唐僧当年的“西游记”,钱文忠也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过去是从专业的角度仔细阅读和玄奘有关的文献,如今在专业之外增加了新的视角,“有很多过去从来没有考虑过的解释或者理解的可能性,这次进入了我的视野,在我眼前打开了一片新天地。”而让钱文忠感受最深的则是,良性的、负责任的学术文化普及传播的工作,和专业研究是相得益彰的,是互相促进的,绝对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,是水火不相容的。“我觉得很有乐趣,很有收获。”

   关门弟子:与季羡林有祖孙般的感情

   在学界谈起钱文忠第一反应就是“目前国内仅有的几位通晓梵文的学者之一”。而谈及自己对梵文最早的接触和兴趣,钱文忠首先感谢的是当年华师大一附中的历史老师郝陵生先生,“我最早听说‘梵文’、‘印度学’、‘季羡林先生’都是在他的课堂上。”

    这个对梵文感兴趣的中学生第一次和季老通信是在17岁不到的时候,两人之间的通信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季老在1984年决定恢复招收梵文巴利文本科生,“1984年高考,我就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梵文巴利文专业为第一专业了。在中国的教育史上,这个专业的本科生(东方语言文学在北大是很特别的,本科是五年制的)在1960年招过一届,然后就只有1984年的这一届了。此外再也没有过。”钱文忠自豪地回忆道,也就是这段师从季羡林的经历,成就了钱文忠的一段重要人生传奇。

    “学习梵文巴利文,最大的乐趣是什么?”记者好奇地问道。“攻克难关的乐趣,出乎意料的感受。不进入这个领域,是很难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而谈到恩师季羡林,钱文忠毫不掩饰自己对季老的敬重,“季先生是我的恩重如山的本师,和我有着祖孙般的感情。追随恩师,注定是我一生最珍贵的片段。我每年都会到北京去进谒恩师,每年恩师的生日我都会恭行叩拜大礼。我有幸忝列恩师门生弟子之列,是我最大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在不久前出版的《末那皈依》和《季门立雪》中,钱文忠不仅回溯了季老的学养历程,更通过点点回忆表达了对老师的深深感激。当记者希望他能描述下和季老在一起的有趣经历时,钱文忠只是感叹,“记忆大多了,太丰富了,我不可能一一道来。将来到合适的时候,我会行之于笔墨的。”

http://www.ewen.cc

     我要发言   



|公司简介|广告服务|联系方式|

中华人民共和国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沪)字001号

沪ICP证020698

版权所有: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  
2001--2008  ver 3.00